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上穷碧落下黄泉
    这日上午,陆家庄到了无数英雄好汉。庄子虽大,却也到处挤满了人。中午饭罢,丐帮帮众在陆家庄外林中聚会。新旧帮主交替是丐帮最隆重的庆典,东南西北各路高辈弟子尽皆与会,来到陆家庄参与英雄宴的群豪也均受邀观礼。黄蓉按着帮规宣布后,将历代帮主相传的打狗棒交给了鲁有脚,众弟子一齐向他唾吐,只吐得他满头满脸、身前身后都是痰涎,于是新帮主接任之礼告成。

    丐帮帮主接任大礼完成后,黄蓉又对众丐道:“昨日有幸,咱们的洪老帮主驾临陆家庄,现在就请他老人家出来说几句。”丐帮帮众听了,先是一怔,他们已十多年未得老帮主信息,常自挂念,此时猛闻洪老帮主驾临,登时便怔住了,本来热闹的林子也瞬间寂静下来。片刻的寂静过后,震天的欢呼响起,甚至有人泪流满面,群丐齐声叫道:“恭祝洪老帮主安好!”

    满面红光的洪七公从一旁上前,见到了洪老帮主本人,众丐呼声更响,最终在新帮主鲁有脚的带领下一同参见老帮主。洪七公暗中一叹,昨夜黄蓉说起此事他就不同意,今天是鲁有脚接任帮主的日子,自己公然现身岂不是抢了他的风头,损了他的威望?黄蓉却道:“帮众不见七公甚久,鲁长老亦是,心中常常记挂担忧,七公你就现个身,安一安帮众之心。”最后洪七公说不过黄蓉,不得不在今天现个身,说上几句。

    洪七公双手下压,示意自己有话要说,群丐的呼声立时止了,静待洪老帮主训话。他朗声道:“诸位,今天下大乱,蒙古鞑子日渐南侵,蚕食我大宋天下,凡我帮众,务须心存忠义,誓死杀敌,力御外侮。”群丐齐声答应,神情极是激昂。待得静下,洪七公又道:“朝廷政事紊乱,奸臣当道,要那些臭官儿们来保国护民,那是办不到的。眼下外患日深,人人都要存着捐躯报国之心,众兄弟要牢牢记住‘忠义’二字。”群丐轰然而应,齐声高呼:“誓死遵从洪老帮主的教训。”洪七公说着还撇了眼人群外的江渊,那个眼神显然是说,“看,这才是真正的丐帮!”

    江渊自然感受到了洪七公的眼神,再看着神情激动,百死不悔的群丐,暗中一叹,想起那天华山上,他将丐帮和青皮无赖相提并论,固然有激怒洪七公的意思,但未尝不是他的真实想法,看来是他在现代时受到那些街头乞丐的影响太大了。只可惜,丐帮的心是好的,但摊上这么一个偏安一隅的朝廷能够如何?更何况蒙元代宋是这方天地的大势,本界中人谁也阻挡不了。

    丐帮大会以后办的都是些本帮赏罚升黜等事,帮外宾客不便与闻,纷纷告辞退出。江渊正待离开,却忽得看到一个少年乞丐有些眼熟,这乞丐形容枯槁,神情萧索,并不随着众丐欢呼呐喊。仔细看得半响,惊声叫道:“杨过?你怎地在这儿?”这时候杨过不是应该在终南山随着小龙女习练全本的《九阴真经》么?怎么仍如原轨迹一般来到了英雄大会?不过与原轨迹不同的是杨过并未扮作潦倒的样子假装投靠郭靖夫妇,他此时的潦倒不堪看起来根本不是扮出来的。

    那少年乞丐听到叫声,看了江渊一眼,确是杨过无疑。杨过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转头看去,见兄长在此,神色突然变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仅不上来相认,反而转身就走。这些时日,他浑浑噩噩,也不知怎么就随着丐帮中人到了这里,适才心有所思,神思不属,竟未看到兄长在此。不过既被江渊看到,又哪能走得脱?走了没几步便给拦住了去路。江渊道:“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怎么到得这里?算了,先到陆家庄洗洗换身衣服。”说完不由分说拉着他就走。他功力恢复的愈多,身上威严愈甚,杨过竟尔不敢反抗,乖乖的跟去了陆家庄。

    半个时辰后,陆家庄客房,江渊再向杨过问起,道:“终南山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初时杨过还神色忸怩不肯说,待江渊问得紧了,他才断断续续说了出来。原来那夜他看到江渊竟在深夜和小龙女在山谷外,心中不知道怎么回事,变得很不舒服,好似自己的东西给别人抢走一般,尤其是后来江渊打发他回屋,要单独和小龙女说些什么。哪怕到了次日江渊离去,他心中还是极为不顺。他不知道,这就是民间俗称的吃醋,本来也是,深夜之中,一男一女独自相处,怎能不瓜田李下惹人猜疑?杨过自知兄长清醒后极为自律,勤修武功没有一日懈怠,那时的武功他早已望尘莫及。他与小龙女互表心迹,见到小龙女深夜之中和处处都比自己优秀的兄长在一块,又怎能不去多想?自此之后杨过大发脾气,小龙女不愿理他却被看做心虚,最终连小龙女这种清冷的性子都被他气得下山而去。之后杨过不见了小龙女,心中只感空落落的,又思及自己不对,等了两日,不见小龙女归来,便亲自下山去找。

    江渊望了望天,暗中一叹,这是原定轨迹的惯性么?小龙女没有如原轨迹一般**,竟然还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和杨过分别。说完这些,杨过想起在桃花岛兄长就护着自己,后来还教自己武功,让自己在全真教免于受辱,更在活死人墓中救他和姑姑性命,他却无端相疑,越想越是惭愧,看江渊出神,只当兄长怪他,就转身欲走,准备离开陆家庄。

    刚走了两步,就听江渊道:“你要做什么去?”杨过道:“我要去找姑姑。”江渊道:“你去哪找?”杨过道:“不知道,姑姑从未下过山,一天找不到姑姑,我就一天无法安心。”江渊想了想道:“你既然到了这里,就先待今晚过了英雄大宴再走吧。”杨过摇了摇头,道:“一日找不到姑姑,我的心就一日不得安稳,我只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会说那些疯话。”江渊笑了笑,道:“人海茫茫,你这样找无异于大海捞针。”杨过道:“我在华山遇到了义父,临别时义父答应我也一起寻找。”江渊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义父疯疯癫癫,他的话靠得住么?再说了,即便他真的尽力去找,天下这么大,两个人和一个人有什么分别么?”

    杨过默然不语,他知道兄长说的是对的,这么大的天下,别说两个人,就是两千个人又能如何?可要他今后再也不见姑姑,他宁愿自己死了。半响后,他摇了摇头,道:“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找到姑姑。”江渊道:“你在找龙姑娘的同时,说不定龙姑娘也在找你,你们两个找来找去,反而容易错过。”杨过知道此言不错,不由急的掉下泪来,道:“那……那我该怎么做?”江渊道:“今夜就是英雄大宴,介时龙姑娘或许会来,即便没来,大宴过后你去找郭伯母,请郭伯母帮忙,她虽说在今日卸下了帮主之位,但只要有她一句话,丐帮岂能不领命遵从?丐帮帮众数十万,不比你一个人找的快?”

    杨过擦了擦泪水,突然道:“对不起。”江渊笑了笑,道:“我们是兄弟,你说这个干什么?”杨过颇为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不该怀疑你和姑姑。”江渊摇了摇头,道:“夤夜之中,孤男寡女,原会惹人怀疑,这也没什么。”杨过低头,道:“兄长宽宏大量,我心里却过意不去。”江渊笑了笑,道:“坐吧,傻站着干么?”待杨过坐下,他目光幽幽,想起了前面两个世界,又道:“天下美人儿多有,兄长又不是没见过,远的不说就说近的,郭伯母和赤练仙子李莫愁就比她差了么?更有着不知多少不为世人所知的美丽女子。说实话龙姑娘美则美矣,却性子清冷,非我所爱,你日后大可不必多心。”

    杨过回想起郭伯母和李莫愁的相貌,当年还没发觉,此时却感觉,真如兄长所说,郭伯母的相貌不仅不比姑姑差上分毫,还有着姑姑也难以企及的动人风韵。至于李莫愁,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又哪里及得姑姑和郭伯母半分了?其实李莫愁也是武林顶尖的美人儿,不比黄蓉和小龙女差上分毫,只是杨过先入为主,才觉得李莫愁不及前两人美。想到这里,杨过忽道:“不知兄长喜欢什么样的女子?什么时候也让我见见未来的嫂嫂?”江渊摇了摇头,道:“韶华易逝,红颜易老,再美的美人儿,也有老去的一天,仅武之一道,穷尽一生也不见得能看到尽头,又哪里还有功夫再想其他?”杨过奇怪的看着江渊,半响后道:“兄长莫不是被那些和尚道士的给骗了?照这么说,人活在世上总是要死的,还活着干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