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教你一招半式!
    “真有办法,,”

    我顿时一喜,抱着手机就忍不住喊了一声,江美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如果想救他们,必须借用邪修的力量,”

    “邪修,”

    “对,邪修之中有一个道术,名为血肉易容术,这易容术可以将自己的身体直接变成另一个人,用任何方法都检测不出来,但问题是,这个血肉易容术极为残忍,所以被定义为邪恶道术,这是需要复制者生吞被复制者的血肉,才能成功的道术,你如果想救曹大他们,我可以帮忙把你送进天宗,到时候你可以利用血肉易容术,将自己变成看守者的模样,伺机救出他们,但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物楼并没有血肉易容术的道术秘籍出售,因为这是属于违规的商品,”

    我想了想问道:“会血肉易容术的邪修多不多,”

    “五个里边差不多有一个会的吧,”

    我沉声道:“好,我知道了,这方面我会想办法,到时候就请你多帮忙了,”

    “成哥,你千万要想清楚,那可是天宗的老巢,你如果去了的话”

    我没听江美说完,就直接将电话给挂掉了,随后我犹豫一会儿,直接就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就去了散修联盟所在的偏僻酒吧,

    等我走进酒吧,正好看见柳艺一个人气恼地坐在角落的位置喝酒,当我进来的时候,酒吧里的其他人都是下意识看向了我这边,柳艺也是瞥了我一眼,但也没打算鸟我,

    我摸了摸子,尴尬地走到了柳艺身边,认真地说道:“刚才我错了,对不起,”

    “你能有什么错”柳艺冷笑着说道,“你可是堂堂的正一派总部弟子,怎么能跟我这种低贱的邪修讲话呢,”

    我苦笑道:“你就别寒碜我了,我真的知错了,刚才说得这么过分,真是很对不起,你看这样好不好,我来加入散修联盟,为先前说的话而赎罪,你可别忘了我深深地爱慕着你,”

    柳艺皱眉道:“你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我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保证,我的想法非常单纯,你可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副盟主的位置,”

    “副盟主个屁,”

    柳艺不高兴地说道,“当时我以为你真会蛊毒之术,正好我们这儿也没人听说过这个,觉得让你当个副盟主也行,可我现在看你啊顶多只能当个实习会员,”

    我连连点头道:“实习的也行,请让我加入散修联盟,”

    “好”

    柳艺冷笑一下,随后拍着桌子说道,“来来来,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个是新加入我们散修联盟的伙伴,他叫江成,职位是为实习会员,”

    在场的人们都是一愣,随后哄然大笑,

    “实习会员,你让堂堂江成做实习会员,”

    “哈哈哈,我还以为他会做副盟主呢,”

    “盟主,就凭江成的名望和实力,做个副盟主应该是可以的吧,”

    柳艺气恼地说道:“我说让他做实习会员,他就是实习会员,那个大壮,找找有没有实习会员做的订单,交给他去做,”

    那吧台的魁梧大汉愣了一下,嘟哝道:“盟主,真让他当实习会员啊,传出去不好吧,到时候别人要是知道了,说鼎鼎有名的江成在我们这儿却是实习会员,估计会觉得我们用人不公平,都不爱加入散修联盟了,”

    柳艺拍着桌子,满是不高兴地说道:“你他妈聋了啊,给他实习会员的订单,要最低贱的那种,要是不够低贱,我把你的肠子挖出来做鸭血大肠粉,”

    “好好好”魁梧大汉连忙说道,“这儿有个单子,江成你拿去吧,”

    我点点头,走到了吧台前,接过了魁梧大汉手中的手写订单,

    等看清上边的任务,我顿时一愣:“清理道术废渣,奖励两百块钱,”

    这也太低贱了吧,

    所谓道术废渣,就是将一些不合格的朱砂、道符、废弃药材等东西拿去焚烧处理的工作,因为道士的这些东西是不能见人的,所以都需要处理干净,

    这些根本不是给道士做的,而是给道童这些杂工做的,

    魁梧大汉指了指后边,小声说道:“后边的废弃公园左拐,那儿有个垃圾场,”

    我点点头,垂头丧气地拿着订单走了出去,但我也没有很失落,毕竟已经成功打入了散修联盟,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找个邪修交交朋友,想办法学会血肉易容术,

    想到这儿,我的心里顿时一阵惆怅,那金色人影也没了,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学会血肉易容术,

    我顺着魁梧大汉教给我的路去走,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小型垃圾场,这儿有几个年轻人正在焚烧东西,他们扭头看见我,都是纷纷说这儿是私人烧垃圾的,让我离开,

    我拿出任务订单,苦笑着说道:“我是过来帮忙的,”

    他们都愣了一下,随后都是点了点头,而我就过来找了个位置坐下,正好清理不合格道符这边还有个位置是空着的,我就拿着脏兮兮的道符开始往火焰里丢,

    “哟,新来的努力点哈,”

    正在这时,一个跟我同样岗位的年轻人忽然站了起来,他坐在一堆垃圾山上,点了根烟慢悠悠地说道:“我累了休息会儿,你们快干吧,”

    在场的人们都是不动声色地工作,我也没管什么,可让我惊讶的是,那年轻人竟然玩起了手机,等一个小时之后,他也没有要来工作的样子,

    我顿时有点纳闷,下意识跟身边的人问道:“他怎么不干活啊,”

    “他的身份地位不一样”我身边的一个人小声说道,“他叫林炎,是个学习道术的能手,你别看他现在只是个道童,上次他跟一个道兵对战,竟然扛了五分钟才输,而且他师傅也是我们散修联盟里的正式会员,听说林炎天赋不错,以后甚至能达到道师的层次,”

    我恍然大悟:“这样啊,那他现在是半步道兵,”

    旁边几人连忙点点头,而那林炎这时候正好烟抽完了,他很随意地将烟盒丢在了我的身上,慢悠悠地说道:“那个新来的,去帮我买包烟,我今天正好没带钱,你帮我垫一下吧,买包中华,”

    我笑呵呵地说道:“还是你自己去吧,我要工作,”

    “嗨,新来的就是不懂规矩”林炎叹着气说道,“我跟你说,好好跟我混,要是我高兴了,说不定还会教你个一招半式的,来来来,你们先别工作了,我给你们看个东西,”

    大家都是纷纷停住了手,好奇地看向了林炎,只见他神秘兮兮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道符,嗤笑着说道:“看见没,阳符,”

    “我的天呐,竟然是阳符”

    “你怎么会有阳符,”

    “阳符至少是乾坤兵才能画出来啊,”

    林炎收起那张阳符,得意洋洋地说道:“这可是我师傅给我的,你们就自个儿羡慕去吧,那个新来的,见过阳符吗,”

    我笑呵呵地说道:“你猜,”

    “我看你也算是与我有缘”林炎感慨着说道,“这样吧,你叫我一声炎哥,再去帮我买包烟,我可以让你摸一下阳符,怎么样,很多人想看一眼阳符都没机会,可真是便宜你了,”

    我摇头道:“不用了,又不是我的,摸了也没意思,”

    林炎皱眉道:“我发现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倔呢,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不是非要我打你一顿你才知道疼啊,别惹我啊告诉你,我可是差点击败了一位道兵,”

    我点头道:“嗯,挺厉害的,别打扰我工作了,”

    “哎哟我这暴脾气”

    林炎直接从垃圾堆上跳了下来,没好气地说道,“新来的你站起来,咱俩比划比划,今天我们不死不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