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 配合无间
    “你不是常说,你是我的丈夫嘛。”他是她的丈夫,他要做什么,她当然要义无反顾地支持,不需要任何理由。

    “好。”简然的回答,秦越满意极了,捧着简然的脸重重亲了一口,亦是他第一次,当着别人的面,和简然做如此亲密的事情。

    看着这两个人亲亲我我的,战念北不爽极了:“现在干正事要紧,等晚上回去你们两口子再慢慢温存。”

    他现在不是老光棍了,也是有人给他暖被窝的,看到别人如此亲密,他恨不得放下手上所有的工作,回去抱着秦小宝狠狠大干一场。

    但是此时时机不对,所以他还是先阻止他的大外甥两口子别在他的面前秀恩爱,晚上回去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没有人拦着他们。

    秦越放开简然,冷冷地扫了战念北一眼,警告他别再胡说八道。

    他的老婆,只有他能**,简然害羞的样子,也只能他看,其它任何人都不行。

    秦越再检查了一遍系在简然身上的安全带,确认简然安全之后,他迅速打开座椅下的箱子。

    箱子里躺着一把新型,江北军区的最新产品,射程是400米到1000米。

    这款刚出来的时候,秦越就想拿它试试手,但是战念北宝贝得很,谁都不给碰。

    看到心仪的家伙,秦越唇角微扬,笑了笑说:“没白叫你一声小舅舅。”

    战念北奚落道:“给你好东西就是小舅舅,没有好东西就是战念北,我真是欠了你的。”

    “废话!”秦越动作利落地抠上膛,将架在机窗上,瞄准岛人的人员。

    战念北问:“准备好了?”

    秦越点头:“嗯。”

    得到秦越的回答,战念北立即加快飞行速度,直升机像一只小鸟一样迅速往下扎去,到达一定的高度时,秦越抠动手中的阀。

    砰——

    一声响,一名敌人,也就是刚刚领头的那名敌人的头已被打爆。

    领头之人倒下之后,其它人反应过来要射击他们时,战念北已经迅速加速,直升飞机迅速升高,远离了他们的攻击范围。

    他们两个人平时很少在一起,就算碰头时,大家说的话也不多,但是两个人合作,根本不需要磨合时间,配合得简直天衣无缝。

    两个人一个动作,一个小小的眼神,对方都能看得多,根本无需多说。

    俗话说擒贼先擒王,领头的人被秦越一击毙,一群人群龙无首,心也散了。

    解决了他们的头子,其它人和事自然交给刘庸去处理就好了,不再需要他们两位大神操心。

    “爽不爽?”战念北问。

    “没有爽不爽,这是那人跟错了人,应有的下场。”秦越把收好,沉沉回答。

    对付这么一个,如果就能让他感觉到快感的话,那个人应该不叫秦越。

    “那坐稳了!”话音未消,战念北忽然加速,直升机很快飞离这座孤岛,并且越飞越远。

    秦越身上有伤,简然也被蛇咬伤了,他们自然不能赶去碧海山庄跟家人会和。

    必须先赶去医院处理伤口,处理好伤口才去见家人和小然然,不然小然然看到爸爸妈妈受伤,一定会难过的。

    赶到医院过后,医生确认简然是被毒蛇所咬,庆幸这种毒蛇的毒性并不是很大,毒性发作几个小时之后,才会毒性发作,取人性命。

    幸亏秦越及时替简然把毒血都吸出来了,才能让她在那么长的时间里安然无恙。

    现在医生给简然打一瓶吊针,清理清理身体里的毒素,便没有其它更大的问题了。

    倒是秦越的伤让简然尴尬无比,因为他不放心离开她半步,便要求医生在她的病房帮他清理伤口。

    他的身上有在丛林中摸爬打滚时留下的伤痕,也有他们那个的时候,她无意之间留下的痕迹。

    这两种痕迹的对比非常明显,明眼人只要看一眼就分辨得出来。

    医生一边帮秦越处理伤口,一边瞅简然,那眼神似乎在说,秦越都伤得那么严重了,她还忍心下那么狠的手。

    简然低头着,都不敢看人了,今天要是再忍忍就好了,不然也不会搞得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岛上干了坏事。

    “把药留下,你们先出去。”秦越突然出声赶走医生。

    等医生一走,秦越抬起简然的头,看到她脸蛋儿绯红,羞得垂涎欲滴。

    他就知道,这个小女人,有时候胆子大得很,但是大胆过后,又会无比害羞。

    她害羞的时候,真的很可爱——反正在秦越的眼里,不管她那个样子,都是可爱无比的。

    秦越把药交到简然的手里,帮她顺了顺额前的头发,笑道:“好了,别害羞了。医生都走了,没有人再笑话你。”

    “我才不怕别人笑话呢。”简然小声说道,他肯定不知道,真正让她害羞的人就是他啊。

    秦越揉揉她的头,坏坏笑道:“我身上的伤都是你留下的,这下交给你负责了。”

    看到秦越身上的伤,简然心疼极了,都忽略了他坏坏的眼神,自责道:“都是我不好。以后我一定要注意,不会再伤到你了。”

    “没有关系!我喜欢你在我身上留下痕迹。”秦越抓住简然的手亲了亲,笑容温柔却又让人觉得坏坏的。

    简然抽回手,动作轻柔地替他上药,每一个细小的伤口她都没有错过,很认真替他处理。

    她认真的模样特别招人喜欢,秦越忍不住就低头轻轻地在她的脸上亲了亲:“简然——”

    他沉沉地叫着他的名字,有好多好多话想要对她说,一开口却不知道能对她说什么。

    “嗯?”简然轻轻应了声,抬头瞅他一眼,又低头认真帮他处理伤口。

    他说:“是我让你受苦了。”

    “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简然抬头看他一眼,温温柔柔地说道,“你没有让我受苦啊,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很幸福,很满足,很开心。”

    以前,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孤独的,是没有人疼没有人爱的人,直到遇到了秦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