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5章 总统先生让你看着办
    第695章:总统先生让你看着办

    支走身边的人,权南翟的目光再次看向秦乐然,看着她苍白的脸蛋儿,他又忍不住伸手摸了摸。135%7924?*6/810

    他还记得,以前他喜欢抱着她亲亲她粉嘟嘟的脸蛋儿,她也会回给他一个软软的香吻。

    以前,他不明白为什么大人们会那么喜欢一个爱吵爱闹的孩子,遇到小然然之后,他明白了。

    甚至只是因为她软乎乎地喊他一声烈哥哥,软糯糯地亲他一下,他便会觉得自己拥有了一切那样幸福。

    都说小孩子的世界最单纯,他们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能够让一个天真的孩子喜欢并且深深依赖,那种感觉是真的很舒服。

    当看到她笑的时候,你也不会不由自主地跟着她笑。

    看到她伤心难过时,你会恨不得去搜罗世界上最神奇的玩具给她,只为换她一个灿烂的笑容。

    其实现在的秦乐然跟小时候的变化并不是很大,不再是小时候的胖嘟嘟,只是比小时候苗条了一些。

    即使多年没有见到她,再见她时,他也能一眼认出她,还能看出她小时候的样子。

    “然然,你要乖乖的,再等烈哥哥一些时间。”他握着她的手,捏了又捏。

    恍惚间,权南翟想起了十几年前最后一次见秦乐然的情形,那个时候,她才四岁多,长得粉嘟嘟的很可爱。

    那天,他让她要乖乖的,她却嘟着嘴哭给他看:“然然不要乖乖的,然然只要烈哥哥。”

    天知道,那一刻,他多么想不顾一切后果,悄悄带她离开,把她养在自己的身边,那么他们时时刻刻都能够在一起。

    在有了这个冲动的想法之后,他又想了很多。

    那天,他在她父母的婚礼上看到她,看到她穿着小小的洁白的婚纱,看到她的父亲一直抱着她,哪怕是神父让新人宣誓时,他们都没有抛下小小的她。

    那个时候,让他更加明白,她在父母心里有多么重要。

    他想要把她偷偷带走,是根本不可能的。

    她对于这个家和她的父母对于她来说也太重要了,而他对于她来说却仅仅是一个路人。

    她还记得他的时候,可能会依赖他,舍不得他,但是她会慢慢长大,对他的依赖会越来越少,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会越来越淡……他一直这样认为。

    万万没有想到,十几年过去了,这个丫头会那么认真拿着他送给她的链子来找他。

    “总统先生,您还得回国宾馆跟路易先生吃饭,离饭局开饭时间还有二十分钟,我们一刻也耽误不得了。”跟权南翟一起来的秘书打断他的思绪,说。

    从北宫到林家单边车程要二十几分钟将近半个小时,他从北宫出发时饭局开局也就剩一个多小时了,回去还需要二十几分钟的时间,因此他在这里能逗留的时间最多不过二十分钟。

    权南翟艰难地把目光从秦乐然的脸上移动到手腕的腕表上看了看时间了,明知道时间快来不及了,但是他还是不想走。

    不想走,可是必须得走……他很艰难地放掉了秦乐然的手。

    刚刚一放开,熟睡的秦乐然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伸手抓了抓,权南翟不忍心看到她害怕,又伸回手握住她的。

    握住她的手之后,她惊慌的脸色渐渐褪去,逐渐平静了一些。

    这一次,权南翟没有再抽回手,而是转头对秘书说道:“你回去告诉裴炫智,我回去不了,让他看着办。”

    ……

    “什么?他让我看着办?他不回来了?”裴炫智很没有形象地怒吼了一声,火冒得快要跳起来了。

    即使知道他们的总统先生为了那个丫头会很任性,会做出一切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但是在听到秘书说他们的总统先生不回来参加如此重要的饭局,让他看着办时,他仍是震惊不已。

    “是的,裴先生,总统先生就是这样的交待的。”秘书老老实实说,他可是照着总统先生的原话说的,一个字都不敢漏。

    “他……他真是气死我了。”也只有趁他们总统大人不在的时候,他才能发发火,说说气话,要是总统先生在的话,他还不是只能乖乖闭嘴。

    秘书问:“裴先生,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马上去请沈小姐,总统先生突然生病了,让她去陪陪他。”这种非常时期,裴炫智能够想到的,也只有这样的办法了。

    “总统先生病了?”秘书迟疑了一瞬,不过很快反应过来,立即说道,“我这就去请沈小姐。”

    因为用总统先生突然生病的这个方法暂时瞒过了来访的外宾,总统办公室这边的情况暂时是稳住了。

    同时,秦乐然的情况也好了许多,她清醒时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她的“烈哥哥”。

    “你是谁?”秦乐然的内心好激动好兴奋,但是她却掩饰得很好,眨眨眼,有气无力地问道。

    这张脸就是出现在她梦中告诉她不要害怕的那张脸,他说他是她的烈哥哥。

    但是这张脸又是a国总统的脸,那么他到底是不是她的烈哥哥呢?

    “嗯,你醒了。”权南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我在问你是谁?”她坚持要得到答案。

    “昨天我们不是才见过,你这么快就不认得我了?”他说,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秦乐然很讨厌他这样的笑容,他这样的笑容一看就是伪装出来的,一点真实的情感都没有。

    “我问你到底是谁?”他倔,她比他还要倔。

    她生病醒来,第一眼就能看到他……请给一个理由说服她,让她相信他对她的用心,只是总统对国民的爱,并没有其它。

    他说:“我是权南翟,是……”

    “那你在这里干什么?”她打断他的话,强势地问道。

    他平静道:“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

    秦乐然盯着他,咬了咬唇,一个字一个字慢慢问道:“你为什么要来看我?a国的国民那么多,他们生病了你都去看的话,你看得过来么?”

    他给了她一个重量级打击的回答:“因为你是盛天掌舵者秦越的女儿。你总该知道我为什么来看你了。”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