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0章 爱吃醋的秦越
    “嗯,确实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简然轻轻柔柔的声音从手机听筒传到秦乐然的耳里,“恭喜我们家的宝贝终于可以到心上人身边去工作了。”

    她的声音温柔,听起来一点都不吃惊,看样子她早就料到她的宝贝女儿会那么做了。

    “妈妈,可是我还是有一些担心。”母亲一直支持自己,秦乐然是知道的,就是父亲那里不好交待。

    是她主动要求去烈哥哥身边工作,万一她的父亲大人误会是烈哥哥让她去吃苦受累麻烦就大了。

    “然然,放心去你烈哥哥的身边工作吧,你爸爸这里还有我呢。”女儿担心什么,简然当然知道。

    “谢谢妈妈!”秦乐然甜甜道。

    每次有她搞不定父亲大人的时候,母亲大人就会出来帮忙,只要母亲大人帮忙,那就没有搞不定父亲大人的时候。

    秦乐然听了高兴,躺在简然身边的男人听了脸色都快黑了,很是不满地凑近简然在她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嘶——”简然吃痛,发出了嘶的一声,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怎么能在这个时候乱来。

    “妈妈,你怎么了?”听到简然的倒抽气声,秦乐然担心道。

    “可能是被虫子咬了一口。”简然怎么好说是秦越咬她,只好胡乱找了一个借口。

    谁知道这个借口刚刚一出口,秦越那个高冷的臭男人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又抱着她咬了一口。

    简然:“……”

    她硬是憋着一口气才没有叫出声的。

    但是她也不是仍由秦越欺负的小绵羊,她一抬手,用手肘狠狠撞了秦越一下。

    她撞了秦越一下,秦越不但没有觉得痛,脸上反而有了浅浅笑意,又把她抱在怀里咬了咬。

    简然用眼神警告他:“我还在和女儿通电话呢,别乱来。”

    但是秦越这个男人固执起来的时候是真固执,而且是霸道的固执,他不但不放开简然,反而伸手往她的衣服里钻。

    简然赶紧抓住他的手,忽又听得秦乐然用软乎乎的声音喊她:“妈妈……”

    “嗯,宝贝,我在听,你说……”因为担心女儿听出一点什么,简然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想到自己的窘迫全是秦越这个男人一手造成,简然又侧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哪知秦越又俯身过来亲了她一下。

    简然:“……”

    真是唯有禽兽与男人难养也!

    秦乐然的声音软软的甜甜的声音再次传来:“妈妈,其实我就是想要问问你,你是怎么看烈哥哥的?”

    秦乐然知道父亲对烈哥哥的印象不好,但是不知道母亲大人对烈哥哥的看法究竟怎样。

    虽然母亲大人没有反对她和烈哥哥在一起,但是也没有很直接说过喜欢烈哥哥的话。

    因为想要嫁给烈哥哥的心思越来越强烈,秦乐然也希望自己的心上人可以得到家人的肯定,因此才会有如此一问。

    “烈?”简然对烈的印象一直很好,以前就好。

    现在的接触少了,简然不是很了解他,但是她相信一个曾经用自己的性命保护她女儿的男孩绝对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妈妈,你不喜欢他么?”因为父亲已经不喜欢烈哥哥了,秦乐然很在意母亲对烈哥哥的看法。

    毕竟,不管她觉得烈哥哥有多好,她还是希望烈哥哥的好同样可以得到父母的认同。

    “我怎么会不喜欢他呢?”简然柔声安抚,想了想,又道,“烈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当年第一眼看到时我就觉得这个男孩不简单。”

    简然正说着,忽然接到一道凌厉的目光,她抬头一瞅,刚好对上秦越充满醋意的目光。

    这个男人,她是在跟女儿谈未来的女婿,难道他也小气得要吃醋么?

    简然白他一眼,又移开目光,真的不想理这个爱吃醋的男人。

    电话那端的秦乐然还在追问:“妈妈,你只是觉得烈哥哥不简单么?就没有其它看法?”

    简然又说:“后来他陪着你,宠着你,甚至用生命保护你……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将来我的女儿长大了,能找到这么一个疼她照顾她的男孩该有多好。”

    母亲大人说想要烈哥哥成为她的女婿,那就是对烈哥哥的印象非常好吧。

    秦乐然惊喜道:“妈妈,你真这么想?”

    “嗯。”简然点头,“因为他受伤不见了,我难过遗憾了好多年呐,好在我的然然没有放弃,把他给找到了。”

    “妈妈,我爱你!”秦乐然恨不得对着母亲大人高呼几声万岁了。

    还是自己的妈妈更体贴自己,喜欢的男人也跟自己喜欢的一样,不像她的父亲大人挑三捡四,总觉得烈哥哥这里不好,那里也不好。

    “宝贝,我也爱你!对了,还有你的爸爸,他也很爱你!”简然温温柔柔地说道。

    秦乐然又说:“妈妈,那我不打扰你睡觉了,我们改天再聊。”

    听着女儿愉悦的声音,简然心情也好:“宝贝再见!”

    她挂了电话,耳畔立即响起秦越低沉性感且又带着不满的声音:“你对权南翟那个小子第一印象真有那么深刻?”

    “我对他的印象深刻怎么了?”简然反问。

    “还怎么了?”秦越脸色沉沉的,看起来非常不高兴。

    “天还没有亮,我还要睡一会儿。”简然别过身去不想理他,也不知道他在发什么臭脾气。

    她以为秦越要吵她,还往旁边挪动了一些,想要拉开与他的距离,然而秦越什么动静都没有。

    简然忍不住又回头瞅了他一眼,看他也闭上了眼睛,看来是没有事了。

    她这才闭上眼睛放心睡觉,在她快要睡着时,身子忽然又被秦越拽到了怀里,他沉沉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你当年怎么就没有记住我?”

    “什么没有记住你?”简然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想了想,他可能在说当年他找到她之后的事情吧,忙解释,“因为当年我失去记忆了啊。”

    “你失去记忆了?”秦越的脸色更难看了。

    想当年,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她不但骂了他还吐了他一声,让他牢牢记住了她,偏偏她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这个时候竟然好意思说她失忆了!

    秦越很想一把捏死这个女人!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