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8章 番外篇,伤痕
    第1038章:番外篇,伤痕

    酒店。

    秦胤泽开的是豪华套房,两室一厅的那种,主卧室是他睡,次卧室自然是留给季柔的。

    他们两个人都被大雨淋得湿透了,回到酒店第一时间是各自回到房间洗个了热水澡。

    季柔头发长,洗完澡吹头发还花了一些时间,她穿着不知道谁给她准备的幼稚的卡通睡衣出来时,秦胤泽早就洗好坐在客厅等她。

    他没有穿睡衣,只围了一条浴巾,不知道是不是他故意露给她看的,反正她看到了他结实的八块腹肌。

    比他的腹肌更吸引季柔目光的是他心脏下方很近的位置有一个疤痕,痕迹不深,但是还是能一眼看到。

    离心脏那么近的伤痕,可是要命的。

    秦胤泽看她盯着他看,心情莫名好,问出话的音调都比平时要轻快一些:“看什么?”

    季柔在离他较远的位置坐下,学着他的样子优雅地翘起二郎腿:“觉得你好看,多看了两眼,不可以?”

    她的语气有点拽还带着挑衅,但是话里的内容讨人喜欢,秦胤泽指了指旁边:“把杯子里的药喝了。”

    季柔立即起身往后退:“你想毒死我?”

    秦胤泽沉声道:“季柔,你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

    季柔又坐回来:“跟你这种人在一起,要是不小心谨慎一点,我可能被卖了还要帮着你数钱。”

    秦胤泽又说:“在你心里我就那么坏?”

    季柔耸耸肩:“不然呢?”

    说的也是,他强迫了她,还将她禁锢在身边,他不坏谁坏。

    见他不说话,季柔看了看水杯:“秦胤泽,该不会你真的加了毒药吧。”

    秦胤泽说:“预防感冒的药。”

    “我身体好,没那么容易感冒,不用喝了。”季柔才不相信他这么好,反正能不喝就不喝,她揉揉肚子,“比起吃药,我更想吃饭。”

    她的肚子非常配合她,咕咕叫唤了两声,她又说:“我就在飞机上吃了点飞机餐,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吃,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叮咚——

    秦胤泽还没有回答,房门的门铃响了,他起身去开门,随后亲自推着餐车进来:“吃完了让服务员把餐车收走。”

    看到香喷喷的食物,季柔两眼直放光:“那个那个……这些都是你为我准备的么?”

    秦胤泽没有回答她,转身往卧室走去,身后传来季柔愉快的声音:“秦大少,你不吃么?那就多谢了哈!”

    他没有应她,但是他在想一个问题,他不过就是给她准备了晚餐,她都能高兴成那样。

    她就这么容易满足?

    为什么那个女人从来没有被他感动过?

    他为她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恨不得把自己的命给她,可是她对他还是像对仇人一样,从未把他放在心上过。

    那个女人的心怎么就那么狠?

    他无数次这样问自己,却一直找不到答案。

    或许答案早就在他的心里,只是他不愿意承认。

    ……

    咳咳——

    旧伤,每到刮风下雨的时候,都会复发,尤其今天为了找季柔,秦胤泽还淋了雨,情况更严重了一些。

    他咳了好一阵子,但是咳嗽声都没有止住,在厅里吃得欢快的季柔隐约听到卧室里传来咳嗽声。

    他感冒了?

    季柔有点鄙视他,一个大男人,身体也太弱了吧,还不如她一个瘦不拉几的小姑娘。

    她继续欢快地吃着盘子中的美食,一盘盘吃完,吃得饱饱的,再让服务人员把餐车收走。

    她正想回房去休息时,主卧室里又传来几声咳嗽声,听起来好像很严重,季柔过去敲了敲他的门。

    没有人应,她扭动门把,还好门没有锁,她推门进去:“秦大少,你是不是感冒了?”

    “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房间里没有开灯,季柔看不到他,只听到他一声阴冷十足的咆哮声。

    “你以为我想进来么?”她不是听他咳嗽得厉害,担心他万一有个什么事,到时候她会落个谋杀的罪名。

    季柔把门重重甩上,回头对着门狠狠说道:“你就一个人躲在里面咳吧,咳死了,也没有人会来看你一眼。”

    这种阴晴不定,动不动就凶她害她的男人,他注定要孤独一辈子的。

    季柔回到房间,钻到被窝里准备睡觉,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明明很累,却睡不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

    秦胤泽咳嗽得那么厉害,她隔着一间房间都能听到,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她会不会就成了传说中那种命硬的女人,嫁谁就能把谁克死。

    虽然她很想他挂掉,但是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挂掉,以后她半辈子的人生可能都会活在阴影中。

    再三考虑后,季柔壮着胆子再次来到秦胤泽的房门口。

    她先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动静,听了半晌,里面没再传出咳嗽声。

    可能,他睡了吧。

    能睡得着,看来病情不严重,她也回去睡觉好了。

    季柔转身就走了,走了几步又想到了什么,前不久他咳嗽得那么厉害,又没有吃药,咳嗽怎么就突然停了呢?

    难道……他死了?

    因为有这个想法,季柔浑身一震,突然觉得背后有冷风吹过,阴森森的,很是吓人。

    完了!

    同住一套房里的人死了,她要不要赶紧打电话报警啊?

    不行,还是得去看看情况,万一他还有一口气在,她还是得打一下120抢救抢救。

    虽然他可恶至极,但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

    季柔推门进去,忽然一阵大风吹来,风大得差点把她从房间再吹出来,她拉住门手才稳住身体。

    “找死啊!”这人咳嗽得那么厉害,还把房间的落地窗户开着,风大雨大的,他是真的想找死吧。

    拜托,他要是想找死,麻烦换个地方换个时间死得干脆一眯,不要选跟她在一起的时间好不好?

    房间里仍然没有开灯,季柔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开关,打开灯,一眼看去,床上没有人。

    他去哪里了?

    季柔目光一扫,扫到窗户边的沙发,他就静静地坐在沙发里,遥望着窗外,似乎那个方向有什么吸引着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