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9章 番外篇,求抱抱被冷拒
    第1119章:番外篇,求抱抱被冷拒

    “喂……秦胤泽,你又要干嘛?”季柔往一旁滚去,还没有滚远,又被秦胤泽一把抓了回来。

    从他睁开眼睛到现在,他一个字都没有说,全程都是她在说话,她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王八蛋,你的手、你的手又往哪里摸……啊啊啊……你别乱来啊。”可是不管季柔怎么喊,最后都没有逃出秦大少爷的魔掌,他用他的方法很实在地把她从里到外,狠狠欺负了一个遍。

    “呜呜呜……”季柔觉得自己真可怜,是真的真的很可怜,可怜到自己都心疼自己的那种。

    昨天晚上她作牛作马照顾了他一个晚上,早上刚刚醒来,还没有下床,就被他抱着狠狠“吃了”一次。

    虽然她回来的目的就是要被他“吃”,就是要让他“吃”开心,但是他好歹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看样子已经到中午了,“吃饱喝足”的秦胤泽才放开季柔,让她终于可以缓一口气了。

    但是季柔并没有停下休息,她刚刚得到自由,伸手狠狠掐了他一把:“王八蛋,凭什么只能你欺负我?”

    刚刚他那么用力,都撞痛她了,季柔掐了他还不够,她又张嘴在他的胸前狠狠咬了一口,这样才稍微泄了她的心头之愤。

    吃饱喝足的秦大少心情特别舒畅,虽然他还是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眼神以及他的每一个小表情都在说,这一餐他“吃”得非常开心。

    看到他开心,季柔内心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开心的,她跟他比起来相差太远,她能够给他的东西并不多,但是只要有一点能让他满足就好了。

    想到这些,她不由自主地又往他的怀里蹭了蹭,感受他身体的温度,感受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

    秦大少也没有拒绝她入怀,一只手搂着她,一只手揉了揉她的头,唇角微微上扬,表情很愉悦。

    看到秦大少爷愉悦的表情,季柔肯定了戴丽的说法,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就没有上床不能解决的,这个道理是真的。

    季柔又往秦胤泽的怀里靠了靠,有意讨好他:“秦大少爷,那个那个……你还在生我的气么?”

    秦胤泽没有吭声。

    季柔又说:“就是你昨天给我的那份合同,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我跟你讲,千水公司是我爸留给我的,我真的不能没有它。”

    呵——

    他就知道她会主动回来,会主动爬进他的被窝,会假心假意照顾他,会让他上她……全都是因为千水公司的股权。

    他明明知道,却假装不知道,假装是她回来只是因为她离不开他,只是这个原因而已。

    然而,还是他多想了。

    季柔并不知道秦大少爷心里的想法,还在往他的身边挤:“秦大少爷,你不要抢我的股权,把千水公司还给我吧。”

    为了讨好他,为了让他开心,平时就是打死她也说不出来的好话,季柔也是厚着脸说皮出来:“只要你把我的千水公司还给我。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提离开你的事情,我会好好呆在你的身边,照顾你侍候你……直到你看我不顺眼了,想赶我走。”

    听到季柔的这番话,秦胤泽表情逐渐变冷,甚至慢慢握了握拳头。

    他用千水公司的股权威胁她,威胁得很成功,她回来了,并且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他,可是他却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反而让他觉得他非常失败。

    他的人生,从他到秦家那年就改变了,他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慢慢成为秦家最耀眼的大少爷。

    在盛天,父亲交给他的每一项工作,他都能够出色地完成,以至于很多人都在猜想,秦越会不会把盛天集团交给养子打理。

    工作上,他一直很出色,三年前他离开秦家自己创业,他再一次用事实证明自己可以,但是在感情上,他却是一个失败者,一个从头败到尾的失败者。以前是,现在也是。

    “秦大少……”季柔还想说什么,秦胤泽却一把推开她,他冷冷瞅了她一眼,翻身下了床,向浴室走去。

    “秦胤泽,你又干嘛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又变脸了?这人到底还能不能好好讲话了?

    季柔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他却进在浴室之前说了一句话,一句冰冷得能让人的心都颤抖的话:“出去!”

    “秦胤泽你……”从早上醒来到现在,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季柔听了火气不打一处来。

    是,她承认,她主动送上门来就是来“侍候”他的,但是他能下床就翻脸不认人了么?

    这个王八蛋爽完了,下了床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他想甩掉她,他想得美,她才不会让他如愿。

    季柔跟着下了床,用力敲浴室的门:“秦胤泽,你这个王八蛋,你出来,咱们把话说清楚。”

    浴室里的流水声响得很大,季柔又加大了喊话的声音,“秦胤泽,你出来,我们把话说清楚。”

    妈的,就算他只当她是一个任由他发泄的玩具,那么他在她的身上得到了快感,他是不是也应该把属于她的东西还给她。

    秦胤泽的声音夹杂着水声再度传来:“出去!”

    还是两个冰冷得不能再冰冷的字眼,听得季柔火冒三丈,很想冲进去把他狠狠揍一顿:“姓秦的,你不出来,你休想我会离开。”

    季柔又拍又踢,但是浴室的门异常结实,她吃奶的劲都快用出去了,浴室的门仍然纹丝不动。

    终于,男人洗完了,打开门从浴室出来。

    季柔看到他就扑过去抱住他,可是就在她伸出手,还没有碰到他,又听到他嘴里吐出来的两个冰冷的音调:“出去!”

    为了父亲留下的千水公司,她脸不要了,自尊也不要了,主动送上门让他糟蹋,这个时候让她出去,她能出去么?

    一旦滚了,昨晚就白照顾他了,今早被他白吃了,亏本的生意,季柔从来不做,并且现在她也不甘心。

    季柔扑过去抱住他:“我不滚!”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