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4章 番外篇,风学长可能还活着
    第1254章:番外篇,风学长可能还活着

    彭山急急解释:“先生,我派了手下三名精英保护太太的安全,要是她的身边出现异常情况,或者有人想要动她,我的手下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有彭山的人在,秦胤泽倒是不担心季柔的安全,他担心的是其它事情发生:“我是说其它情况,安全以外的情况。”

    “先生,a大校园里的师生都知道太太是您的人,谁他妈不想活了,还敢去打她的主意?”彭山是个大老粗,秦胤泽没有说明白,他能想到这一层原因已经算是进步不小了。

    “他们学校里有没有发生其它什么事情,尤其是关于项凌风的。”很多时候,秦胤泽是很嫌弃彭山这个反应迟钝的手下的。

    不过彭山也不是全无优点。虽然彭山不太会揣摩主人的心思,但是好在他对秦胤泽忠心耿耿,绝对无二心,秦胤泽用他用着也放心。

    提到项凌风,彭山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先生,你提到这个人,最近还真有关于他的消息在a大传得风言风语的。”

    听到关于项凌风的谣言,秦胤泽的眉头蹙得更紧了:“谣言?什么谣言?”

    彭山说:“a大校园里最近在传一些关于那个死去的项凌风的消息,也没有说他死了,就是说他是被人逼走的。”

    秦胤泽怒道:“彭山,我看你是越来越糊涂了,这么严重的事情,我不问你,你还不打算向我报告了?”

    “先生,我……”彭山抹了抹冷汗,“我是想反正那个人已经是个死人了,人都死了消息再怎么传也没有什么用,所以我没有太重视。”

    “混账东西!”秦胤泽握起拳头,一拳捶打在身侧的皮椅上,“马上让人去查这些消息是从哪里流传出来的,天黑前我要知道答案。”

    彭山抹着冷汗连连点头:“是是是……我马上让人去查,天黑前一定给你答复。”

    秦胤泽又说:“从今天开始,你派人盯紧a大那边,凡是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向我报告。你给我牢牢记好了,关于她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大事。”

    “先生,我知道了。”彭山还没有说完,电话那端的人已经挂了电话,听着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忙音,他身体一软,跌坐在沙发上。

    “彭先生,你怎么了?”手下的人见他脸色不对,赶紧冲了过来。

    “马上通知刘全他们,让他们给我盯紧a大那边,凡有……算了,还是我亲自去,他们谁盯着我都不放心。”彭山摆摆手让手下退下。

    主子都强调了关于太太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大事,这件事情真的不能再有丝毫马虎,不能再出任何差错,否则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

    今天又起风了,气温又下降了好几度,宣告闵洛城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正式进入冬天。

    下了车,便有一阵冷风袭击而来,季柔赶紧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庆幸自己有先见之名,今天穿得厚,才不会被冻着。

    她回头对车里的司机范启田说:“范叔叔,谢谢你送我!天气这么冷,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晚上我打车回去,就不麻烦你来接我了。”

    范启田笑笑:“季小姐,先生出门前交待,让我一定要准备接送你。我啊拿先生的薪水,就要踏踏实实为他办事。所以你下午哪儿也别去,我会准时来接你的。”

    天气这么冷,季柔是心疼老人家跑来跑去,可是老人家也固执,季柔也不好说什么:“那就麻烦范叔叔你了。”

    范启田说:“季小姐,快进去吧。我老头子也先走了。”

    “嗯。”季柔点头,一转身就看到向她奔跑而来的王子和猴子,他们一前一后来到她的身边,“老大,你今天这么早啊。”

    “是啊,今天睡不着,起得早,所来早点来学校……也好感受一下早到生的感受。”像她的风哥哥,那是学校里出了名的优秀学生,经常早到,从来不早退,她也想体验一下风哥哥的生活轨迹。

    “老大,是因为风学长睡不着么?”王子和猴子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紧紧跟上季柔,由王子开口说道。

    “杀害风哥哥的凶手一日没有找到,我这心里就一日得不到安宁。”只有找出凶手,让风哥哥瞑目了,她才会好受一些。

    王子又说:“老大,我们又得到两张关于风学长的照片,你要看看么?”

    “你这不是废话,有照片我能不看?”季柔抬手拍在王子的肩头,“我跟你们两个讲,你们两个人有什么都要告诉我,什么事情都不能瞒着我。”

    王子和猴子使劲点头。

    季柔又说:“还不快点把照片拿出来给我看看。”

    王子赶紧把照片递上,季柔接过一看,还是关于风哥哥的照片,照片中的风哥哥不仅浑身是血,就连四脚也成扭曲的状态,像是被人扭断了筋骨一般。

    只是看着照片中的风哥哥,季柔都能感觉到疼痛,这种刺骨的感觉直戳季柔的心脏,疼得她几度不能呼吸。

    许久,她才发出声音:“王子,这些照片你们哪来的?”

    王子老实回答:“快递送到我家,让我签收的。”

    季柔继续问道:“有没有问清楚快递是谁寄的?”

    王子说:“快递工作人员把装照片的信封交给我,都没有让我签名,就急急忙忙走了,我还没有看清楚他长什么样子。”

    “到底是谁?是谁?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地对待风哥哥?为什么?为什么?”季柔撕心裂肺地喊道,她怎么想都想不到谁会对她的风哥哥下如此狠的狠手。

    她的风哥哥还是一个大学学生,接触的人除了家人就是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们,到底是谁对他有如此的深仇大恨?

    “老大,还有一张照片,但是我不知道应该不应该给你?”王子和猴子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把照给季柔。

    季柔急急问道:“不管是什么照片,都交给我,你们不准私下藏着。”

    王子又拿出一张照片,交到季柔的手中:“老大,从这张照片来看,风学长极有可能没有死,他可能还活着。”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