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4章 番外篇,你犯了什么错
    第1314章:番外篇,你犯了什么错

    西山别墅。

    夜,已经深了,但是秦胤泽家里则是灯火通明。

    医生和帮佣都忙得进进出出,只因为今晚天气变化,秦胤泽的旧疾再次复发,他又高烧不退昏迷不醒。

    秦胤泽这次不仅仅是高烧,还有其它一些并发症状,导致情况又严重了许多。

    因为对秦胤泽的身体情况不是很熟悉,用了两次药之后秦胤泽情况丝毫不见好转,杨世成一时也急得慌了手脚。

    “杨医生,阿泽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简然听秦胤泽说起过秦胤泽的病情,但是并未亲眼所见,这会儿亲眼所见秦胤泽高烧导致昏迷不醒,她心疼得心脏都在抽搐。

    “先生这是旧疾,上次用药后不久就退烧了,这次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杨世成因为想不到解决办法而着急,“也有可能是先生体内的病毒转变所致,我这里有种新药,但我还得分析分析能不能给他继续用药。”

    “这点小事你们就慌成这样?”秦胤泽刚刚生病倒下,下面这些人就乱成了一锅粥,要是他真有个三长两短,这些人还不得更乱,秦越对这群人的表现,极度不满意。

    秦越一出声,让原本慌乱的杨世成和巧姨等人愣住了,愣过之后个个都把求救的目光投向秦越,大家没敢吭声,但是眼神里却充满了问题:“现在要怎么办?”

    秦越冷淡的目光把这些人一一扫了一遍,道:“杨医生,你先负责给你们的主子退烧,其它并发症用药控制一下。”

    杨世成有他的担心:“可是秦先生,这个并发症发以前并没有在先生身上出现过,我担心用药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秦越问:“不用药后果就能减轻?”

    杨世成吓得脸发白。

    秦越又说:“哑了?”

    杨世成抹抹冷汗:“如果不用药,先生的情况百分百会更严重的。但是用药我也只有百分之五十左右的把握……”

    秦越道:“不用药会百分之百加重病情,而用药至少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几率控制病情,为什么不能用药?”

    向来,秦越做事就是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

    在秦胤泽这件事情上,他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一是因为他的性格,二是用药不会伤害到秦胤泽,反之则更严重。

    他的儿子,他必须用最快最好的办法医治。

    杨世成懂了,点头道:“我这就给先生用药。”

    “秦越,这样真的不会影响到阿泽么?”身为母亲,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孩子生病,现在秦胤泽严重得昏迷不醒,简然心疼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秦越,我不能让阿泽有事,一定不能。他是我们的孩子,我们家绝对不能缺少的孩子。”

    秦越这辈子最见不得的东西就是简然的眼泪,看着简然强忍泪水,简直比拿刀捅他还让他难过,他握住简然的手,沉声道:“简然,我已经联系了几位这方面的专家,他们明早一早就能到。到时候让他们看看阿泽的情况,一定会研究出一个最好的办法治好阿泽的旧疾。我答应你,我绝对不会让阿泽有事。”

    简然还是心慌:“秦越,你说的我都知道,但是看着咱们的儿子这样躺在床上不醒人事,我这心里就是害怕。”

    “简然,相信我!他是我们的儿子,我绝对不会让他有事!”秦越把简然搂入怀里,柔声安慰道,“要不你回房去休息,这里我来照顾。”

    简然摇头。

    秦越拍拍简然的肩:“阿泽现在的情况并不是急能够解决问题的,你越是着急,对他病情越是没有好处。”

    “我要留下来照顾他。”简然平复情绪,“这个时候我一定要陪在他的身边,让他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的背后还有家人,让他不要害怕。”

    秦越拍拍她的肩头:“那好,我们一起照顾他。”

    一旁的巧姨又看呆了,这位秦先生平时冷得话都没有听他说几句,这会儿安慰起秦太太,那叫一个温柔,温柔得巧姨都不敢相信这个秦先生是她之前认识的秦先生。

    “秦先生,秦太太……”为了区分跟秦胤泽的称呼,巧姨称呼简然和秦越时加了姓式在前,“前两次先生旧疾发作时都有季小姐在他的身边贴身照顾他,有季小姐在,他的情况会好很多。我想咱们能不能把季小姐请回来?”

    巧姨不想多事的,但是又忍不住多事,尤其在看到这个秦先生这么温柔的时候,内心都不害怕了。

    秦越说:你下去准备一些素食,阿泽醒来就能吃到。”

    巧姨知道自己多嘴了:“我这就去准备。”

    秦越的目光最后落在彭山的身上:“你去把楚元给我找来。”

    彭山也是被秦越的气场震得一愣一愣的,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秦越在跟他说话:“好的,我这就让楚管家过来。”

    ……

    没有过多长时间,楚元就到了,看到书房里等待他的人是秦越,楚元激动得老泪纵横:“先生,您终于来了。”

    秦越却是冷漠地看着楚元:“你说我应该怎么处置你?”

    忽然听到秦越冷漠的声音,楚元身体一僵:“先、先生……”

    秦越说:“难道还要让我告诉你,你错在哪里?”

    楚元战战兢兢道:“先生,对少爷,我一直忠心耿耿,我真不知道我错在哪里了。”

    “你不知道?”秦越剑眉一挑,目光冷冷地看向楚元,“既然你不知道,那就让我告诉你。当初阿泽要离家出走,你为何不向家里汇报?这些年,你也知道他的病情状况,为何不跟我说?”

    光是这两条“罪状”,楚元就知道秦越可以有一百种被赶走他的方法,但是他更清楚:“先生,大少爷的行踪,我以为你一直都知道。”

    秦越:“……”

    他还真知道。

    楚元又说:“先生,当初您安排我在少爷身边照顾少爷的时候,您亲口对我说,以后他就是我的小主子,让我效忠于他。这些年,我一直谨遵您的吩咐,从不敢逾越半步。”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